全球营销总部

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发新帖

2万

积分

0

好友

8350

主题
发表于 2024-4-3 12:34:49 | 查看: 1| 回复: 0
第六十八章 君臣奏对
第六十八章君臣奏对
现在还有一件事让李二心烦,那就是为了让颉利撤兵,他答应了颉利不少条件,给了颉利大量的金银珠宝,为了这个,几乎快把国库搬空了,现如今民部的钱库里已经空空如也,快要能饿死老鼠了,作为皇帝却没钱花,这着实让李二郁闷。
不但李二为了缺钱的是心忧,朝堂上那些大臣们也为这件事感到忧心忡忡,有人提出加征,但是李二坚决不准,因为他实在是有些担忧,他很清楚前隋是怎么灭亡的,杨广骄奢淫逸同时又心高气傲、好大喜功,开凿大运河,又三征高丽,最终闹得天怒人怨,以至于好好的隋朝大业二世而亡,这其中加征导致民不聊生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
另外李二也很清楚自己得位不正,现在老爹李渊还活着,虽然禅位于他,可是天下还有不少人看不惯他的做法,一旦加征,那么必将引起一些人的指摘,说他无能,所以李二不敢轻易加征,一是怕天下百姓不答应,二是怕被人耻笑。
但是不加征朝廷哪儿来钱呢?
没钱朝廷的日子就不好过,为此李二头疼不已,就在今天,长孙无忌和房玄龄、杜如晦三人同时给他写了一份奏疏,陈请朝廷开征商税,这让李二感到眼前豁然一亮,看完三人的奏疏之后,李二于是当即下旨,招长孙无忌和房玄龄、杜如晦觐见。
当长孙无忌和房杜联袂进宫,在显德殿见到李二之后,李二便对他们三人问及了开征商税之事,问他们为何会一起提出这个事情。
于是房玄龄出面,便将前几日他们在徐记吃饭时候,听了一个少年郎的一番话对李二复述了一遍。
三个人都很清楚,徐淼当日所说的话,他们三人不可能据为己有,索性就干脆挑明,省的一旦说破,以后被人耻笑。
“陛下,牛皮癣的症状表现是什么说此番话的那个少年,以微臣所见,才思敏捷,乃是一个人才,小小年纪,便知如了解牛皮癣原因有效预防此治国之策,向我等进言,献出这样的良策,实在是难能可贵!”
房玄龄在复述完当日徐淼对他们所言之后,对李二说道。
李二坐在龙案后面,听完之后颇为惊讶,对房玄龄问道:“你说这个少年寻常银屑病生殖器周围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?
小小年纪居然就有如此见解,看来确实算是一个人才!那么你们可知他师从何人?
亦或是谁家的子弟?”
房玄龄听罢之后,苦笑摇头道:“启禀陛下,在下已经派人查问过了此子的出身,此子姓徐,祖籍曹州离狐人士,其父早丧,一年多前,随母带着一个妹妹来到长安,落籍于万年县,定居于万年县杜曲镇终南山脚下的小王庄!乃是个寒门子弟!”
李二听罢之后,摸着他茂盛但是有些卷曲胡子,想了想之后摇头道:“曹州离狐人士?
他姓徐,这么说他应该乃是李世�的族亲了?”
“启禀圣上,圣上所猜测确实不错!微臣也专门查访了此人的出身,此子当年随母落籍于万年县的时候,确实乃是李家派人为其落籍!
但是却不知为何,李家在为其母子三人落籍之后,并未将其收入到族中,而是将其母子三人遣往一个叫小王庄的偏僻之地落户,给他们置田三十亩,但是实际上只有可耕的坡田八亩左右!
其母子三人,据说定居于小王庄之后,日子过得极其凄惶,半年前其母又重病不治,只剩下了他们兄妹二人艰难度日!而李家在对其安置之后,便再未管过他们!
八月颉利来犯,各家勋贵皆派族人入城充作义兵,李家又将其遣入城中,此子投于尉迟敬德之子尉迟宝琪手下暂为属吏,协助尉迟宝琪领民壮修城,颇有建树!
后于尉迟宝琪结交,成为尉迟宝琪挚友,颉利退兵之后,他便将妹妹接入城中,在东市开了一家徐记私房菜的饭馆!因为其菜式新颖,味道极其美味而生意兴隆!
我也是听犬子提及,才约了玄龄和克明(杜如晦字克明)前往一尝,席间无意间看其很会赚钱,于是便拿其作伐,玄龄无意间问其可有良策,不加征却可丰实国库,于是才有了此子这番言谈!”
长孙无忌这时候接口说道。
自从那晚他们三人在徐记离开之后,长孙无忌就彻底重视起了徐淼,于是思量一晚之后,第二天便派人去查访徐淼的出身,凭着他的能力,想要摸清徐淼的底子,简直是易如反掌,很快就把徐淼来长安之后的底子给摸了个清清楚楚。
李二听罢之后,更是感到十分惊讶,想了想之后便问道:“也就是说此子之前并未得到李世�族人的重视,虽然为其落籍,但是却对其母子弃牛皮癣患者的护理之不管,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将其真正视作亲族,以至于让他们来长安之后,母子过的十分凄惶?”
长孙无忌点头道:“应该是!微臣还查知,上个月被刑部和大理寺以及万年县会审,被判弃市的民部主事刘恩,就是因为此子而犯事!
此子的母亲半年前染病期间,此子为救其母,曾在刘儿童得了牛皮癣怎么治疗家借了七百文高利贷,为母抓药,但是最终也未能将母亲救下,可是却欠了刘家的高利贷。
刘家这半年来,逼迫此子卖掉了所有家产,还夺走了他家仅有的几亩可耕的薄田,就在此子入城充作义兵,协守城池期间,刘家又趁他不在,将其妹强行掳走,打算将其卖掉抵债。
此子在颉利大军退走之后,和尉迟宝琪一同返乡去接他的妹妹,得知此事之后,性如烈火的尉迟宝琪一怒之下打入了刘家,当场殴伤了刘恩,帮此子夺回了其妹,可怜他的妹妹,在刘家被打的是遍体鳞伤,险些没命。
刘恩不知尉迟宝琪的身份,还主动告到了万年县,被万年县令周成查知他鱼肉乡里之事,这才将其拿入狱中,交给了刑部!”
李二这时候想起了一个月前他亲笔朱批处斩的那个刘恩,现在听罢之后,顿时又怒不可遏了起来,把龙案重重一拍,当场怒道:“万年县就在朕的眼皮底下,居然也会出现如此藏污纳垢之事,堂堂朝廷命官,居然如此横行乡里、鱼肉百姓,实在是可恶至极,如若不是废掉了那些酷刑,此贼即便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!实在是气杀朕了!
看来这吏治也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,朝廷养的这些官吏,要他们是为朕牧民,而不是害民!居然在煌煌长安城的朝中,就有这种害民之贼,那么可见这天下还不知道有多少这等恶吏!”
李二背着手气的从龙案后面走出来,在大殿上来回踱步,挥着手怒声说道。
长孙无忌和房玄龄、杜如晦都赶紧躬身称是。
李二压下怒火之后,叹息一声道:“今日暂且不提这些!接着说这个少年郎!朕对这个少年郎倒是挺感兴趣!
你们刚才说此子颇会敛财,那么你们告诉朕,他是如何敛财的?”
房玄龄和杜如晦看了一眼长孙无忌,知道长孙无忌之前就认识徐淼,而且把徐淼的底子摸得通透,于是便使了个眼色,还让长孙无忌出面解释。
“陛下,此子确实乃是个敛财的高手!当初微臣在颉利威逼长安的时候,曾代陛下巡视城防,巡查城墙修缮情况,在城上就见过那个小子!
尉迟宝琪那个臭小子,乃是个笨蛋,可是当我巡视到他所在的地方的时候,却发现他所负责的那段城墙修缮,进行的井井有条,而且速度很快,大为惊讶之下,一问才知道,都乃是此子为其代劳,负责筹划调度。
微臣看过之后大喜,当场赏了那小子一块玉佩,得了牛皮癣危害有什么现在想来还有点后悔,因为那块玉佩价值不菲,当时实在是大喜之下随手就给了他!”
李二和房玄龄、杜如晦听到这里的时候,都不禁笑了起来,李二指着长孙无忌道:“你这么一说,就显得你小气了,既然赏给了人家,又岂有后悔之理?
呵呵!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
全球营销总部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4-4-15 16:42 , Processed in 0.808562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Copyright © 2001-2024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