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发新帖

2万

积分

0

好友

8061

主题
发表于 2024-2-16 10:00:40 | 查看: 11| 回复: 0
第334章 李璋随军
军情紧急,朝廷本想让徐平等人年前即赴陕西,然而诸事纷扰,等到年后,还是没有出发。年节的各种庆祝活动刚过,赵祯又把徐平召进宫里。赐了座,赵祯道:“候过了上元节,你们三路帅臣便就赶去陕西,你行装备好没有?”徐平恭声答道:“回陛下,年前就已置办整齐,只等军中齐备,便就出发。”赵祯点了点头,过了一会问道:“帅府所属的幕职官,我看奏章你并没有举辟完全。”“京城与陕西远隔万里,幕职最好有能熟悉边事的,只好等到那里再补齐。”赵祯又问:“机宜文字与主帅最亲密,以往帅臣多用子弟,你家里好像没有什么人选?”既然这么问了,徐平知道赵祯要给自己塞人,忙道:“陛下说得不错,机宜并未辟人。”“哦――”赵祯点了点头,“你看李璋如何?他与你自小一起长大,便如亲兄弟般。机宜文字掌军中机密,要用自己最亲近的人,官员中貌似就他最合适?”徐平笑道:“臣也是这样想!不过一是怕陛下舍不得放人,再一个李璋的官职已高,做机宜有些委屈了他,是以一直犹豫不定。”“为朝廷效力,如何能够在意官职高低!只要能够立下些少功劳,朝廷必不吝封赏!”赵祯说得大意凛然,徐平不由有些想笑。明明是赵祯想让李璋跟着自己去西北,捞些军牛皮癣要和下列疾病区分功在身上,以后升他的官免了朝臣的许多闲话。话说出口,却变得公事公办的样子。只有徐平才让赵祯放心,换了别的帅臣,不管是哪一个,赵祯都不放心让李璋跟着去那里。战场上不是开玩笑的,刀枪无眼,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小命交待在那里。就是不直接上战阵,一直待在帅司里,如果战事不力,也免不了受牵连。不管哪种意外,都是银屑病潮热出汗赵祯不能接受的。这宝贝表弟这些年一直跟在他的身边,看着成长起来,不想出一点闪失。最初的几年,朝廷规划的就是防守,并不去进攻党项。经略安抚使,官名的本意就是管理自己境内的地方,沿边招讨使才有进取的意思,也仅仅限于沿边。用这样的官名,本来就说明了朝廷现在的党项攻略,仅限于防御元昊的进攻。安抚使源远流长,到了唐朝更是大量设置安抚大使,但都是因事而设,事毕则罢。入宋之后,张齐贤在真宗时首先以经略安抚使统兵,是这一官职成为帅臣的源头。但因为与武将的都署司关系难以协调,很短的时间张齐贤就被罢职。此次因为党项反叛在陕西路设帅臣,是真正开始以文官统兵。朝廷也是不得已,武将中实在挑不出人来。而且太宗真宗年间用武将当帅臣,仗打得相当窝囊,惟一有点样子的澶州之战,指挥的还是寇准这个文官。文臣统兵跟崇文抑武有关,但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武将在过去几十年里没有证明自己。徐平欣然答应带李璋去西北,赵祯明显放松下来,对徐平道:“此次去秦凤路,我给你便宜行事之权,虽然带陕西路副经略使,但一切事务得以自专,不必经略使允许。党项犯边,无非是在麟府、�延、环庆和泾原路,难到秦凤。此次十数万京城禁军到陕西,他们心气颇高,要一击而破党项主力。统兵的几位大将我都召见过,似不是虚言,或许真就能够很快经元昊沉重一击呢,这也说不准。不过你对禁军一向不看好,那几位统牛皮癣患者要了解哪些常识兵官对你成见也颇深,不与他们在一起也好。开头几年秦凤路不预战事,你又带那么多百姓过去,就像你说的,广积粮,高巩城,缓用兵,不失稳健。如果其他几路真能建功,将来稳定西北也要靠你在秦凤路打下的基础。如果事有不协――秦凤路也能收拾残局吧。”徐平张了张嘴,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,干脆没有回答。此次去陕西的京城禁军,除了隶徐平之下的归明神武和宣威两军,还有许怀德带拱圣军上十指挥及其他一番号的禁军到环庆路,葛怀敏带捧日天武约一半兵力和其他一些番号的禁军去泾原路,任福带龙卫、神卫约一半兵力及其他番号禁军入�延路。捧日、天武、龙卫、神卫号称“上四军”,是禁军精锐中的精锐,两位最高统兵官位列管军,普通士卒的待遇也是其他军所望尘莫及。禁军拣选,其他军是从厢军选拔合格的兵卒入禁军,这“上四军”则在禁军中优中选优,士卒素质堪称天下之最。除上四军外,拱圣军就是第一精锐,为其他军所不能及。派出这些禁军中的精锐入陕西,显示朝廷下轻微银屑病占比了莫大决心,虽然为求稳妥,不急着跟党项决战,但心气还是很高。统兵官纷纷向赵祯表态,元昊不来则已,来就让他有来无回。受到这种气氛感染,赵祯又乐观起来。万一徐平只是杞人忧天,禁军实际没有那么不堪,真能够给元昊以痛击呢。直接灭掉党项赵祯是不敢想的,在他心里,只要能够把元昊打痛,逼着他来求和恢复原来的局面就很理想了。党项那不毛之地,穷山恶水,又是蕃汉诸民族杂居,管理不易,真宗时就已经绝了直接治理的念想,赵祯也没有郡县其地的想法。如果其他四路进展顺利,那徐平这里就没那么重要了,他带了百姓去,能把那一带开发起来,作为统治西北的根基就好了。只有元昊在其他四路大逞凶威,宋军无法抵敌的时候,徐平在秦凤路才能做为后备力量,显出重要性来。想到这里,赵祯对徐平道:“�厮罗对本朝一向恭顺,初期跟党项作战,最好能够借助他的力量。你到秦州,初期可着力屯田实边,收拢周边的生熟户,不要急着跟�厮罗起冲突。若是元昊出兵攻本朝,前线将士用命,予以痛击,则�厮罗出偏方治疗牛皮癣的原理其侧背,党项必然不能抵敌。元昊坚持不下去,自然只能去帝号,乖乖向本朝称臣。”徐平感觉到了赵祯的犹豫不定,跟自己私下里商量的时候,说得兴致起来了,便想着北逐诸胡,建不世武功。被别人说得动心了,又只想着恢复原来局面。这个样子,只能说明赵祯对军力国力还没有信心,下不了痛击党项的决心。“陛下,吐蕃部族众多,�厮罗也只是共主,管不了各部豪酋。党项攻来,吐蕃羌人尚能团结起来,听�厮罗号令,要攻出去,�厮罗只怕就管不了众人了。所以吐蕃防党项攻则有余,指望他们攻元昊,那就只能是镜中花,水中月。”赵祯道:“有总胜过没有,总之初期你只是在秦州周边屯田,招讨诸蕃,也不要去动�厮罗的人。――记住,若要对付�厮罗,必须要有朝廷旨意!”徐平只能躬身听命。这对他定好的策略倒并没有什么影响,本来初期就主要是脓疱型牛皮癣治疗要注意什么发展自己,向周边的一些小部族下手。跟秦州接壤的部族,大多是与�厮罗敌对的,要不然他也不会对大宋那么友善。让徐平真正感到难办的,是到西北的禁军统兵官,大多都跟自己矛盾,不知道到了那里之后双方会是什么态度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
Global Marketing External Links Click SEO SEM Post Leave a Message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4-4-18 09:54 , Processed in 1.39095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Copyright © 2001-2024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